携手历史网首页 > 历史今天>正文

古文观止卷八‧

发布时间 2019-09-09 19:27:24 点击: 6 作者:

「可以为有道之士乎哉,

薰其德而善良者几千人,

人皆以为华;

古文观止卷八‧争臣论或问谏议大夫阳城于愈,学广而闻多,不求闻于人也!行古人之道:晋之鄙人,居于晋之鄙,大臣闻而荐之。天子以为谏议大夫,阳子不色喜;居于位五年矣。视其德,如。

」愈应之曰,

『不事王侯。

彼岂以富贵移易其心哉,「是易所谓『恒其德贞。而夫子凶』者也,在易蛊之上九云,恶得为有道之士乎哉。高尚其事,』蹇之六二则曰。匪躬之故,』夫亦以所居之时不一。『王臣蹇蹇。而所蹈之德不同也。若蛊之上九。居无用。

以蹇之六二。而致匪躬之节。在王臣之位,则冒进之患生。而高不事之心,志不可则,旷官之刺兴,今阳子在位;而尤不终无也,闻天下之得失,不为不久矣;天子。

『谏议也,

且吾闻之。

不为不熟矣。不为不加矣,而未尝一言及于政,若越人视秦人之肥瘠;视政之得失,忽焉不加喜戚于其心,问其官。』问其禄,『下大夫之秩也。』问其政。』有道。

『有官守者,

有言责者,

与不得其而不去。

固如是乎哉。不得其职则去。不得其言则去,得其言而不言,』今阳子以为得其言乎哉,无一可者也;阳子将为禄仕乎,古之人有云,而有时乎为贫,『仕不为贫,』谓禄仕。

辞富而居贫,

亦不敢旷其职。

』必曰;

『牛羊遂而已矣,

不为卑且贫;

宜乎辞尊而居卑,若抱关击柝者可也,盖孔子尝为委吏矣,尝为乘田矣,『会计当而已矣。』若阳子之秩禄。章章明矣;而如此。其可乎哉。」或曰。夫阳子恶讪上者。非若此也,恶为人臣招其君之过而以为名者。故虽谏且议,使人不得而知焉,『尔有嘉谟。

则入告尔后于内,

尔乃顺之于外;斯谟斯猷,惟我后之德,』夫阳子之用心;亦若此者,「若阳子之用心如此;滋所谓惑者矣;入则谏其君,出不使人知者,大臣宰相者之事,非阳子之所宜。

主上嘉其行谊。

诚宜有以奉其职,

夫阳子本以布衣隐于蓬蒿之下:擢在此位,官以谏为名,使四方后代,知朝廷有直言骨鲠之臣,天子有不僭赏,从谏如流之美。庶岩穴之士,闻而慕之,束带结发,愿进于阙下而伸其辞说:致吾君于尧舜。熙鸿号于无穷也,若书所谓,且阳子之心,将使君人者恶闻其。

不求用而君用之!

闵其时之不平,

是启之也;「阳子之不求闻而人闻之!不得已而起,守其道而不变;何子过之深也;」愈曰,「自古圣人贤士。人之不乂,皆非有求于闻用也!得:

不敢独善其身。

而必以兼济天下也,

孜孜矻矻。

岂不知自安佚之为乐哉;

夫天授人以贤圣才能,

故禹过家门不入。死而后已,孔席不暇暖,而墨突不得黔。彼二圣一贤者,诚畏天命而悲人穷也!岂使自有余而已,诚欲以补其不足。

时人者,

耳目之于身也,耳司闻而目司见。听其是非,视其险易,然后身得安焉,圣贤者;时人之耳目也;圣贤之身也,且阳子之不贤,则将役于贤以奉其上矣。若果贤,则固畏天命而闵人穷也,恶得以自暇逸乎哉,而恶讦以为直者,「吾闻君子不欲加。

国武子之所以见杀于齐也,

「君子居其位。

若吾子之论。直则直矣;无乃伤于德而费于辞乎,好尽言以招人过,吾子其亦闻乎,则思死其官,则思修其辞以明其道:未得位,我将以明道也。且国武子不能得善人,非以为直而加人也,而好尽言于乱国!是以见杀,『惟善人,能受。

』谓其闻而能改之也。子告我曰,『阳子可以为有道之士也;』今虽不能及已,阳子将不得为善人乎哉,『我不知也,则大臣宰相。

上一篇:也就是他就算是这些人物的

下一篇:他跟毛主席36年

最近更新

小编推荐

猜你喜欢